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是奎木狼

寻找我下凡的侍香 我的百花羞公主

 
 
 

日志

 
 
关于我

男人一生只会爱上一个女人 那就是我的她 我是奎木狼 寻找我下凡的侍香 我的百花羞

网易考拉推荐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毡帐百姓”  

2013-03-27 23:06:24|  分类: 蒙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铁木真的磨难与十三翼之战

  铁木真(成吉思汗),尼伦蒙古孛尔只斤·奇雅特氏人,1162年生于迭里温·孛勒答合(今蒙古国肯特省达达勒县境内)。父名耶速该巴特尔(1125-1171年),蒙古军事首领。

  铁木真9岁(亦说13岁)时,其父被塔塔尔人所害,家产被洗劫,仅余9匹马。铁木真的母亲诃额伦夫人靠拾果子、挖掘野菜,养活自己的儿子们。铁木真兄弟稍长,在斡难河(鄂嫩河)边捕鱼,以奉养母亲。困境中,诃额伦夫人经常告诫儿子们要为父亲报仇,恢复祖业。

  耶速该巴特尔死后,首先惧怕铁木真成为后患的是泰亦赤兀特部的塔尔忽台·乞邻图黑。泰亦赤兀特人是铁木真的亲族,其始祖是铁木真的五世祖察剌孩领忽。该部于12世纪未发展成为蒙古诸部中最强大的部落,拥有众多的属民和军队。在耶速该统治末期,泰亦赤兀特部阿答汗的儿子塔尔忽台·乞邻图黑挑起内讧。耶速该死后,泰亦赤兀特人便脱离了蒙古部,随之,其他部落也相继离去。塔尔忽台为称霸蒙古,视幼年的铁木真为后患,武装袭击并捕拿了铁木真。铁木真幸得速勒都顺人锁尔罕失剌的暗中相救,才免一死。

  磨难和挫折,自幼所负的重托,再加上母亲出色的教育,造就和培养了铁木真异常刚毅的性格和极其过人的胆识与谋略。

铁木真在绝境中一再奇迹般地脱颖而出。在最艰难的时期,铁木真曾到克烈部脱斡里勒汗营地参拜,希望得其支持和帮助。脱斡里勒汗答应并协助了他;通过脱斡里勒汗,铁木真又得到了札木合的支持。借此相助,铁木真于1185年消灭了篾尔奇特部。

篾尔奇特战役的胜利,成就了铁木真在蒙古诸部中的威望,各部首领,尤其是铁木真家族,把统一蒙古、复兴蒙古的希望都寄托在铁木真身上。当1186年春,铁木真离开札木合时,有20多个部落的人马紧随其后,他们向铁木真盟誓,愿拥戴他为汗。

  1189年,铁木真被部分蒙古贵族推举为汗。铁木真随即成立了"切薛"兵(过去一直汉译为"怯薛",侍卫军)组织,并着手整顿和扩充军队。铁木真的迅速崛起,引起了他的对手们的强烈反映。雄踞一方、窥视汗位已久的蒙古贵族势力派人物札木合更是坐立不安,直至剑拔弩张。

  札木合"雄勇有大意,能用其民,时人以为贤,称之曰薛禅"(魏源《蒙兀儿史记》卷20)。札木合的斡耳朵(行宫)建在斡难河(鄂嫩河)源头的豁儿豁纳黑·珠布尔。耶速该死后,泰亦赤兀特、亦奇烈思、巴鲁剌思、豁罗剌思等诸部均依附于札木合,而札木合与脱斡里勒汗之间又有着亲密关系。此时,札木合打落铁木真,夺其汗位,的确胜券在握。于是,又一场汗位争战正待一触即发。

  说来战火起因纯属偶然。札木合之弟岱察尔带领人马到铁木真营地抢劫,盗走了铁木真属部答尔马剌的马群。答尔马剌跟踪并射死了岱察尔,将马群夺回。札木合乘机组织泰亦赤兀特、亦奇烈思等部3万人马准备向铁木真进攻。铁木真闻讯,也立即组织了13个古列延,共3万人马前去应战。双方在答兰·巴勒渚特发生激战,史称"十三翼之战"。在这次战役中,成吉思汗出师不利,奔向斡难河(鄂嫩河)以南的哲列捏山隘。

  十三翼之战,札木合虽然取得胜机,但因性情残暴,军纪不严,使各部首领纷纷离他而去,归附于铁木真。其中兀鲁特、忙忽特尤为勇敢善战,遂成为铁木真手下的主力军。

  十三翼战后,蒙古草原的政治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出现了以札木合为首的反铁木真汗联盟。在此联盟形成时,合塔斤、撒勒只兀特二部起到了重要作用。该二部属尼伦蒙古,在铁木真和札木合的斗争中持中立态度,史称"恃强中立"。

  二、铁木真同扎木合和塔塔尔人的较量:奎腾战役与哈拉哈战役

  1196年 (金章宗承安元年),金朝章宗皇帝派遣完颜丞相带兵镇压塔塔尔部首领篾古真·薛古勒图的反抗。铁木真乘机为报世仇,联合脱斡里勒汗截击正在溃逃的塔塔尔部首领及残部,杀死了薛古勒图,并获大量战利品。金朝赏其功,封铁木真为"札兀特忽里"(部落统领),封脱斡里勒汗为"王汗"。

  至此,塔塔尔人失去了在蒙古诸部中的优势地位。铁木真出兵帮助金朝夹攻塔塔尔,又接受金朝的册封,从而缓和了蒙古与金朝的矛盾,防止了来自金朝的军事压力。塔塔尔人原为金朝驻守兴安岭防线,在金朝的挑动下经常进攻蒙古克烈亦特部。塔塔尔的叛变及其失败,使金朝在蒙古领属已无势力。此为铁木真后来的统一大业创造了有利条件。

  1200年,铁木真派人前往"恃强中立"的尼伦蒙古合塔斤、撒勒只兀特二部加以劝说:"若谓蒙古人同类异族诸民,今已悉来亲附,隶我旄纛之下"(魏源《蒙兀儿史记》卷20)。可是,该二部首领却于1201年联合弘吉剌特、亦奇烈思、塔塔尔以及篾尔奇特的脱黑脱阿和乃蛮的布亦鲁黑汗等共11部,在阿勒辉布拉阿聚会,商议推举札木合为"古尔汗"。为此,他们砍杀牛羊,设宴立盟:"如果我们不遵自己的誓言,破坏誓约,让我们落得跟这些牲畜同样的下场!"(拉施特《史集》卷1)。接着他们在刊河(今根河)附近的忽兰也尔吉举行正式会议,推举札木合为"古尔汗",决定共同讨伐铁木真和脱斡里勒王汗,两大联盟的决战由此开始。

  以札木合为首的联军,逆克鲁伦河向铁木真营地进发,企图趁其不备一举歼灭。但此举动被联军中的豁罗剌思人火力台速告之于铁木真汗。铁木真即邀王汗共同迎战。昔日王汗与札木合素有往来,但此次札木合却联合王汗的仇敌乃蛮、塔塔尔、篾尔奇特攻打铁木真汗,而且把矛头也指向了王汗本身。于是,王汗自土拉河黑森林出发,到铁木真汗大营--肯特山以南的古连勒古会合,两军顺克鲁伦河迎战札木合。当铁木真和王汗率军至克鲁伦河的下游盆地--赤忽尔忽时,与札木合联军遭遇。次日,铁木真见对方人多势众,战则必败,决定退到阔亦田(奎腾河)。布亦鲁黑汗率军紧追不舍,到阔亦田时,因大风雪使许多兵卒牲畜坠落到涧中而死,不战而溃。随之札木合赶来,见联军死伤甚多,便慌忙向额尔古纳河下游退却。王汗追击札木合一直到额尔古纳河,札木合因无力抵抗,向王汗投降。

  泰亦赤兀特首领阿兀楚巴特尔率众渡过斡难河后,与铁木真连战数次,胜负未决。突然,铁木真颈部中流矢,其军被迫停战,泰亦赤兀特军也连夜离开。次日,铁木真率军追击,结果俘获了阿兀楚巴特尔及其家属,并将他们全部处死;泰亦赤兀特的众百姓全部降服。哲别、纳牙阿、锁尔罕失剌也相继归附;塔尔忽台投奔了乃蛮的太阳汗。

阔亦田战役后,以札木合为首的军事联盟溃散解体,蒙古内部的汗位之争宣告结束。铁木真为了彻底扫清道路,决定向塔塔尔等残余势力发动进攻。

  札木合联盟溃散后,察阿安、阿勒赤、都塔兀特、阿鲁孩等塔塔尔人部落撤回其驻牧地贝尔湖一带。以阿剌黑·兀都尔为首的篾尔奇特和以奇尔罕为首的泰亦赤兀特残部也跟踪其后,与塔塔尔结成联盟。1202年,铁木真率军开始向塔塔尔发动进攻。秋,双方战于哈拉哈河入海口处的答兰·捏木尔格思。在这次战役中,蒙古军战胜了塔塔尔军,铁木真将也遂、也速干两姐妹纳为妃妾。

  铁木真出战之前,曾颁布了第一道"札撒"(军令),其中有"若战胜,不准贪财,事后均分"等条规。但战役结束后,铁木真的叔父答力台·斡特赤斤、阿勒坦,堂弟忽察尔违反军令,将掠夺的财物归为己有。对此,铁木真命令忽必来等人将他们的财物分发给全军人马。由此,阿勒坦等3人与铁木真结下仇怨,后投奔了王汗,成为铁木真的又一反对势力。

  三、"巴勒渚纳同盟"与王汗势力的消亡:额列特战役和温都尔山战役

  随着共同敌人的不断消失,铁木真汗与王汗之间的关系却变得越益复杂起来。此前,他们彼此能够坦然相待,皆有感激之情。王汗在两次夺取克烈亦特国的汗位过程中,均得到铁木真的帮助。而铁木真的创业,更是多次得到王汗的支持和帮助。而今似乎俱往矣!铁木真近来对王汗却不能不存有戒心。如1198年冬,铁木真与王汗联合征讨北乃蛮时,在回师途中,与南乃蛮军相遇,因天黑,两军暂时对阵扎营。是夜,王汗在营地虚燃篝火,实际已迁移他处。

  1202年,铁木真曾向王汗提亲,但遭到王汗父子拒绝。这更加重了铁木真的疑心。年事已高的王汗见诸子无能,深怕自己百年之后,政权落入铁木真之手,因而对铁木真汗逐渐产生了敌意,并开始蓄谋暗害之。就在同年,铁木真曾与王汗在萨里河(今克鲁伦河上游之西)聚会,王汗企图借机杀害铁木真,因事情败露未遂。

  札木合势力衰败后,在蒙古草原上形成了铁木真汗、王汗、太阳汗三足鼎立的局面,这更引起了王汗的不安。而投奔王汗的札木合、阿勒坦、忽察尔等人,又在一旁进行煽动,并表示"我等愿佐君讨宣懿太后诸子"(《元史》卷1《太祖本纪》),企图借王汗之手消灭铁木真。王汗之子桑昆也极力鼓动父亲讨伐铁木真,保存江山。于是,在1203年春,王汗父子以答应婚约为名,邀请铁木真汗前来赴宴,企图乘机将其杀死。而铁木真虽有疑心,但还是信以为真。铁木真正率十骑赴宴时,幸遇蒙力克中途劝阻。王汗发觉事已败露,决定次日清晨举兵先发制人。但其谋又被阿勒坦的弟弟的两个牧马人探知,连夜驰奔告诉了铁木真。铁木真率军仓促上阵,双方战于卯温都尔山附近的合剌·合勒只特·额列特(哈拉哈河、纳木洛格河附近)。经过一天激战,终因双方力量众寡悬殊,铁木真的队伍遭到溃败,只剩下2.6万人(《史集》载4.6万),只好向东转移到哈拉哈河附近。

  这次战役,虽然使铁木真蒙受重大损失,但与王汗再次较量的决心并未改变。铁木真一方面遣使指责王汗的忘恩负义和言行不一,重申自己没有丝毫侵占克烈亦特(王汗领地,也可称作领国)之意,表示愿意继续与王汗和好;另一方面则收集溃散的部队,休养生息,准备再战。1203年夏,铁木真将营帐从统格黎河附近迁往巴勒渚纳河的巴勒吉布拉格,准备与王汗进行较量。据《元史》卷120《札八儿火者传》载,铁木真与追随者那可尔共饮巴勒渚纳河水,仰天盟誓:"使我克定大业,当与诸人同甘苦,苟渝此言,有如河水。"

  这一举动,在蒙古族历史上被传为佳话,史称"巴勒渚纳同盟"。参与者还有札八儿火者、镇海、别的因等19人。

  王汗方面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其内部同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原归附者,如答里台·斡特赤斤、札木合、忽察尔、阿勒坦以及其他诸部头面人物,约定联合叛离并暗害王汗,自当君主,"我们去突袭王汗,自己当君主;既不与王汗合在一起,也不与铁木真汗合在一起"(拉施特《史集》卷1)。不料,事情被泄露,王汗出兵将他们击败,阿勒坦等人投奔了太阳汗,答里台·斡特赤斤归附了铁木真。至此,王汗阵营内部彻底分裂,势力渐衰。面对此种形势,铁木真与合撒尔商议,准备再次进攻王汗。他们遣使向王汗伪称:"我兄太子今既不知所在,我之妻孥又在王所,纵我欲往,将安所之耶?王傥弃我前愆,念我旧好,即束手来归矣"(《元史》卷1《太祖本纪》)。王汗信以为真,派遣亦图尔坚面见合撒尔,约定会盟。铁木真派出的两个使臣回来禀告:王汗毫无提防,正在金撒帐里举办宴会;如果日夜兼行,可以掩袭。铁木真于是从克鲁伦河的阿尔合勒苟吉出发,以珠尔尺岱、阿尔孩为先锋,经过日夜行军,在哲哲额尔温都尔山将王汗团团围住。王汗手下勇将合答黑巴特尔率众顽强抵抗,苦战三天三夜,未能获胜,只得向铁木真投降。为了纪念在卯温都尔战役中负重伤而故去的忽亦勒答,铁木真命合答黑巴特尔带领100人,做忽亦勒答妻子的奴仆。王汗的弟弟札阿绀孛有两个女儿,其次女莎尔合黑塔尼嫁给铁木真幼子托雷为妻。

  王汗和桑昆逃入乃蛮境内,王汗被乃蛮哨兵豁里速别赤所杀,桑昆继而逃奔西夏,西夏不留,又经忽炭至可失哈尔,被当地合剌赤部首领奇里赤·合剌处死。

  四、铁木真征服乃蛮国:纳忽昆山战役

  铁木真占领克烈亦特后,蒙古与乃蛮接壤。乃蛮国地大民众,而且反对铁木真的残余势力,如篾尔奇特的脱黑脱阿、克烈亦特的阿邻太师、斡亦剌的忽图合别乞、札答兰的札木合,以及朵尔边、塔塔尔、合塔斤、撒勒只兀特诸部,都聚集到乃蛮太阳汗处,兵势颇盛。可是,太阳汗年幼无能,没有指挥才能。但他恃其国大民众,认为"天无二日,民岂有二王邪?" (《元史》卷1《太祖本纪》)坚持出兵蒙古部(此时的"蒙古"仅指铁木真部落群),消灭铁木真。太阳汗的主战政策遭到他的部将可克薛兀·撒卜里黑等人的反对,他们认为太阳汗"除飞放打猎之外,别无技能心性"。

  另外,札木合等人并不与太阳汗一条心,只图利用乃蛮之势力消灭铁木真,其联合只是权宜之计。汪古部原与乃蛮部有姻亲关系,此时,太阳汗想利用这一层关系,遣使约汪古部共同讨伐蒙古部,"君能益我右翼,吾将夺其弧矢也"(《元史》卷1《太祖本纪》)。汪古部首领阿剌忽失十分清楚铁木真在力量上占据着优势,因此,他不但没有接受太阳汗的盟约,而且将其使者囚禁,并遣使向铁木真告急,奉酒六尊。铁木真在帖篾延客额尔(贝尔湖和克鲁伦河河口处)围猎处接见来使,以宽厚待之。当使臣返回时,馈赠牛马,相约为盟,共同讨伐乃蛮部。

  铁木真得悉乃蛮出兵的消息后,在帖篾延客额尔围猎处召集大会,与众臣共商出兵之策。诸臣以方春马瘦为由,不同意出师,待秋高马肥时再出师也不为迟。但铁木真的弟弟斡赤斤和别勒古台不同意诸臣意见,主张立即进攻乃蛮。别勒古台说:"乃蛮欲夺我弧矢,是小我也,我辈义当同死。彼恃其国大而言夸,苟乘其不备而攻之,功当可成也"(《元史》卷1《太祖本纪》)。铁木真当即同意,准备出征(附1:蒙古军攻击图)。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毡帐百姓” - 奎木狼 - 我是奎木狼

  铁木真将军队集合于哈拉哈河的客勒贴该合答,定军制,颁布札撒(军令)。军制按千、百、什组织,委派了千夫长、百夫长和什夫长;组建了由70散班、80宿卫组成的切薛兵(侍卫军),委任了6个扯尔必官,分掌6班宿卫,令斡歌列、忽都思合勒潺二人分管护卫散班,又命阿尔孩合撒尔选拔千名勇士,组成先头部队。

  1204年阴历四月十六日,铁木真祭旗出师,逆克鲁伦河西上,以哲别、忽必来二将为先锋。先锋部队首先到达撒阿里客额尔后,与乃蛮哨兵相遇,蒙古军一匹瘦马被哨兵送至太阳汗帐内。当铁木真大军到达该地时,人马多已疲惫。朵戴车尔毕对铁木真说:"我们人少远来,只可先此牧马,多设疑兵,将此撒阿里客额尔地面布满,入夜每人各烧火五处。彼人虽多,其主软弱,不曾出外,必是惊疑。如此我军兵养马饱,然后追彼哨望者,直抵大营,击其不整,必然可胜"(《蒙古秘史》)。铁木真纳其建议,令每人点火五处,休养待命。此情果然被乃蛮哨兵发现,并向太阳汗告急道:"蒙古兵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当时太阳汗驻扎在杭爱山合池尔水边,得知铁木真人马已布满撒阿里客额尔,并且每日都在增兵的情况后,认为:"蒙古之马瘦弱如此,今当诱其深入,然后战而擒之"(《元史》卷1《太祖本纪》)。可是,太阳汗的儿子古出鲁克和部将豁里速别赤则认为"先王战伐,勇进不回,马尾人背,不使敌人见之。今为此迁延之计,得非心中有所惧呼?苟惧之,何不令后妃(指太阳汗的继母古尔别速)来统军也?"太阳汗遭到豁里速别赤等人的反对,只好率5万余士兵向铁木真部队进攻。自合池尔水出发,顺塔米尔河渡过斡尔浑,至纳忽昆之东边。铁木真亲自率兵打先锋,令其弟合撒尔指挥主力军(中军),斡赤斤掌管后援之军马。铁木真麾下四员大将忽必来、者勒篾、哲别、速孛额台率部冲击,把乃蛮部队一直逼到纳忽昆前的大本营。太阳汗见蒙古军势,甚感畏惧,遂向札木合询问其各队将领的情况,听后使太阳汗愈加不敢迎战,只有步步退却。而札木合见铁木真的军队军容整肃,也不战而逃,其他首领随其逃走。同时,札木合还遣人告诉铁木真:乃蛮军已没有斗志,太阳汗惊恐万状。结果,铁木真先锋部队把乃蛮军逼到了纳忽昆山前后,兀鲁兀特部和忙兀特部赶来,从两翼包抄,其主力一直冲到乃蛮军的大本营,将乃蛮军逼进两边山势陡峭的山谷里。至夜,乃蛮军被层层包围,企图突围,由于天色漆黑,"坠崖死者不可胜计"(《元史》卷1《太祖本纪》)。第二天,余众纷纷来降。朵尔边、塔塔尔、合塔斤、撒勒只兀特诸部亦投降了铁木真汗,札木合和篾尔奇特的脱黑脱阿、答亦尔兀孙带领少数人逃走,太阳汗负重伤而死,豁里速别赤顽强抵抗而阵亡。古尔别速和大臣塔塔统阿被俘。古尔别速被铁木真纳为妃妾,塔塔统阿在铁木真手下效力。太阳汗之子古出鲁克奔往北乃蛮,依其叔父布亦鲁黑汗。脱黑脱阿及诸子等少数人也逃往北乃蛮。答亦尔兀孙率部投降,将女儿忽兰献给了铁木真汗。至此,南乃蛮被铁木真军队全部占领。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毡帐百姓” - 奎木狼 - 我是奎木狼  1204年冬,铁木真在阿尔泰山之阳休兵养息之后,于次年春,越过阿尔泰山,向北乃蛮发动进攻,在兀鲁黑·塔黑(今布拉格山)俘虏了布亦鲁黑汗。就这样,乃蛮部被铁木真汗全部征服。

  在征服乃蛮过程中,原投降于蒙古部的蔑尔乞特人乘后方空虚之机发动叛乱,被守军镇压;期间,答亦尔兀孙复叛,铁木真到泰寒赛派遣孛罗欢、沈白二人领右军前往平定之。战争结束后,一部分篾尔奇特人逃到台格勒(和林城旧址)寨子企图顽抗到底,铁木真下令沈白率左翼军将其镇压。成吉思汗为了防备篾尔奇特人再叛,把他们沦为仆人分配给诸位功臣。追随札木合的各部也前来投降,札木合身边只剩下5名那可尔,逃入傥鲁山(今唐努山)。后来,扎木合被他的这5名那可尔押送给铁木真,并被赐以自尽。

  铁木真如此经过10多年的战争,于1205年统一了蒙古"毡帐百姓",占领了东起兴安岭、西迄阿尔泰山、南达阴山的广大地区(以上内容基本依据内蒙古社科院历史所编著《蒙古族通史》,民族出版社,2001年)。铁木真于1206年春建立了大蒙古国,即大汗位,号成吉思汗(附图描绘了铁木真即汗位的情景 右为其子窝阔台和术赤)。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